何师傅,下一锅是什么?

来源:浙江工业大学发布时间:2021-09-25
浏览次数:777


朝晖校区的精弘食堂里

有一家声名远扬的“何师傅盖浇饭”

而这位手艺顶棒

记忆力超强的何师傅

今天就要正式退休了

不知你是否吃上了离别前的最后一顿?

西施豆腐,回锅肉,肉丝跑蛋……

是否也留在你的青春味蕾里了呢?




1995年,

与工大的初次相见


95年的开学季,融入了这座城市,从此与浙工大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传说中的大学并不神秘,老师和大学生们是那么的热心、亲切、温和。回家的感觉。


——何师傅手记《我和我的祖国》

2019.8


何师傅原名何凤林,老家位于美丽的西施故里——诸暨。

1995年,他第一次来到工大,“拜师”于张忠渭师傅,2013年重返校园后,这一待就直至现在。

“张师傅是我们后勤部门的一面旗帜,他鼓舞、教育、指引和点拨我们。他对于工作永不磨灭的热情,严格的要求,全身心的投入,技术上的一流,都让我十分佩服。”何师傅提到,张师傅在培训课上会演示运用蒸、炸、煎、红烧等方式的几个代表性的菜品,传授做菜的思路和方法,其他的则需要学徒们自己灵活变通,慢慢摸索,形成独有的风格特色。

何师傅如今炉火纯青的盖浇饭手艺,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张师傅对他的教导和启发。“我在盖浇饭上会尽量做到营养均衡,一般炒菜时会多加点蔬菜,比如我的鱼香肉丝和其他的不太一样,是调整过的,加了香菇、胡萝卜、青椒、红椒、木耳,这样搭配起来对身体营养的吸收比较有利。”




何师傅在具体实践中不断发挥着自身的想象力、创造力和动手力,也在同工大师生的主动交流中不断改良,才有了如今深受众人欢迎的“何师傅盖浇饭”。


何师傅还为大家分享了西施豆腐的菜谱和制作方法:




何师傅,

下一锅是什么?


是浙工大的学生、家人一样的孩子们,是浙工大的老师,时时关心、支持、鼓励和帮助我的老师们,从心底里让我感受到他们身上无穷的正能量。


——何师傅手记《爱》

2019.1


何师傅在离工大10公里处租了一间房子,每天清晨,他骑着一辆小龟,在7点左右赶赴学校,立即着手准备中午的菜肴——配菜、洗菜,进行预处理。“每天的工作量都比较大,除了吃饭的时间,基本上是没得停的。但师生们的一个眼神,一句交流,一声何师傅、大叔、叔叔、师傅,我的动力马上就来了,不大感觉累了。”


中午的10点半到12点半,是何师傅尤为忙碌的时间段。饭点来光顾的人很多,有时需等待半个多小时,他很怕影响到师生们的休息时间,心里很焦急,但又不能马上出菜,常为此烦恼不已。“但同学们还是很耐心地等待着,这让我很感动。”有些师生赶时间,也常常询问:“何师傅,下一锅是什么?我也再来一份!”何师傅就一一为他们报出下面几锅的菜名,长此以往,他的记忆力飞速提升。他不无自豪地提到,“我有次一口气报出了二十多份点单,有十种不同的菜品”。


但是,如此大的需求量,难免会有出差错的时候。“我有时也会记错、烧错了菜,但大家都没有怨言,很包容我,体谅我,原谅了我。”

何师傅认为,自己的盖浇饭之所以能成为众多师生的青春记忆,成为工大的招牌菜之一,根源在于大家对他的包容、理解和尊重。“我被工大师生的气质、修养、品德深深吸引着,彼此都在互相促进中变得越来越好。”何师傅笑着说道。


闲暇时,何师傅喜欢看励志的故事和书籍,他尤为敬爱鲁迅先生。“我个人觉得,鲁迅先生不仅仅是个文学家,也是一位全民偶像。”他也跟进时事,特别关注奥运会、残运会等国内外的大事件。他觉得,很多时候人的意志会消沉下去,“要学会给自己打气,要依靠榜样力量来给自己增添正气和精神气”。



请假信里,

字里行间都是“爱”


天真的好冷,同学有否给父母问寒,如果还没,赶早打电话,现在就打,好好地用行动去孝敬给予你生命的人,不用去计算他们给予你多少的爱,就算你对他们付出再多,再多,也永远比不上他们给你的多。


——何师傅手记《请假条》

2017.12


2017年,何师傅的一封请假条在工大众多师生的朋友圈里引发了一场“小风暴”,官微发布推送《刷屏!工大这张“请假条”比“世界这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还暖心!》。


推文发布之后,受到了校内外以及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,人民日报、新华社、人民网、中国青年报等各大媒体平台纷纷转发。在这之后,他每一次更新窗口的信,很多人都纷纷拍照转发。

“我的孩子和你们一样差不多是同龄人,我觉得自己就像你们的长辈一样,总觉得有话要对你们讲。”其实,何师傅最早写请假单的初衷其一是怕同学在他休息时白跑一趟,其二是深感自己身为长辈的责任,于是打算以写“窗口信”的方式抒真情,表真意。


何师傅一直强调,“同学们只要有空就一定要给父母亲打打电话,哪怕只是一两句简单的问候”。谈及自己的母亲,何师傅一度哽咽,他对于母亲的匆忙离世至今仍心怀歉疚。“别像我一样,等当了父母才意识到这一点。”


他也常在窗口观察,发现一些同学自信有胆量,而有一些则比较胆怯,不敢大声说话。“我希望男孩子都能再大气一些,胆子大一些,女孩子要做好自我防护,同学们都能互相礼让,互相关爱,主动争取,积极生活,也不能忽视体育锻炼和早餐……”一提起对同学们的期盼和嘱托,何师傅的话就如同绵绵江水,久久不停歇。


爱是一个双箭头,工大的师生们也在用自己的行动回馈何师傅的这份真挚与热情。当何师傅想去借书时,同学会主动帮忙;困惑时,和老师谈心,“他们一想,一说,一点拨,我的思路就被打开了”;烦躁时,他想起工大稳重和淡定的师生,便开始自我反思。何师傅坦言,工大的师生都把他视作朋友,一直支持和鼓励着他。



何师傅也回忆起几年前拜托一位懂技术的同学修电脑,但这位同学瞒着他花了几百元去店子里维修。后来何师傅知道后,这位同学也坚持不收钱。 


“工大师生给我带来感动的事情太多了,说是说不完的。”何师傅一直重复着这番话。



即使分别,

心始终维系


我将工作到本月25号为止,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和关爱,浙工大给了我人生重要的一段旅程。终身受益。我希望以后我家人的孩子,朋友的孩子,能够考进浙工大。浙工大,好大学。


——何师傅手记《惜别浙工大》

2021.9


9月25日,何师傅就要正式办理退休手续,返回自己的诸暨老家,和家人团聚了。但他表示,无论是否分别,自己的心跟工大始终紧紧维系在一起,“工大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”。他细数着老师和同学们关照他的种种细节,不断表示“很感动很感激”。他强调,自己只要一看和听到“浙工大”三个字,眼睛就会亮起来,耳朵会灵敏起来,兴奋激动不已。在他看来,自己就像是“工大编外的学生”。工大,是他的第二个“家”。


如今,何师傅感到自己的精力已经大不如从前。他说:“这次退休是给自己一个调整,确实是感到力不从心了。”何师傅也坦诚道,在工作日结束的周末,“我基本一天都是在床上度过的,确实是工作比较辛苦”。


退休回老家后,何师傅希望自己能好好陪伴家人,开一个小餐馆,工作量不会很大,却能多和家人在一起。他也表示,自己会继续重点关注学校里的贫困生。“我最牵挂这群孩子们。”


到采访尾声时,何师傅表示要留下相伴已久的校园卡作为纪念,并满怀深情地与“老朋友”告别道:“以后我定会回‘家’来看看熟悉的老师和同学们。”



临别前,

他留下了这样一段话


老师您好,

别太累,愿您健健康康,一生幸福。

同学你好,

努力吧,愿你乘风破浪,前程似锦。

我爱你,浙工大。

我爱你,尊敬的老师,亲爱的同学。


——何凤林

2021.9.23于浙工大